人民的名义

来源:http://www.dosvilares.com 作者:新闻资讯 人气:165 发布时间:2019-10-13
摘要:问:《人民的名义》中如果市公安局长赵东来和光明区区长孙连城都命令程度,程度会听谁的? 问:《人民的名义》中,市局局长赵东来为什么不把祁同伟放在放在眼里?为什么祁不能

问:《人民的名义》中如果市公安局长赵东来和光明区区长孙连城都命令程度,程度会听谁的?

问:《人民的名义》中,市局局长赵东来为什么不把祁同伟放在放在眼里? 为什么祁不能指挥赵?

图片 1

图片 2

首先都是领导,而且公安局属于双重领导,指示吩咐都会听的,至少形式上是这样,如果非得分个先后顺序,也是根据情况不同,具体问题具体解答。以我所在的济南市为例吧,济南市公安局局长,任命权在济南市市委和人民政府,山东省公安厅只有业务上的指导权,顶多多一点推荐的权利。您说济南市公安局局长按顺序来的话他先听谁的?到区县就不一样了:先说区,历下区公安局,全称是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看名字大约就能明白了吧,它是济南市公安局的直属单位,人事权肯定在济南市公安局,不在历下区政府,不过从惯例上来说,历下区分局局长想要升迁,也需要区委书记的意见,再一次体现了双重领导的特点。至于县公安局,比如济南市平阴县公安局,人事权就在平阴县委政府了,济南市公安局只有业务指导权了,这有几层理解,第一它不是分局,是平阴县公安局,第二,区要比县高半格吧,比如历下区委书记是副厅级,平阴县委书记是正处级,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县要撤县划区。放在本题目中,程度会听赵东来的。 看了很多朋友的留言回复,感谢交流,不过有一些事情可能有些朋友不了解,在此探讨一下县市区一把手的级别问题,还是以济南市为例吧(包括其余14个副省级城市,当然其余省份省会城市,直辖市,自治区等不在讨论范围),副省级城市内部架构是这样的。

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是汉东省公安厅长,赵东来是京州市公安局长,理论上祁同伟是赵东来的直接上级,可以指挥赵东来,可是为什么指挥不动?

(副部级):市委书记、市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

1.首先,京州是沿海省会城市,从李达康书记是省委常委可以看出,京州是青岛,南京,杭州一类副省级城市,市公安局长是副厅级,如果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就是正厅级,和祁同伟是平级了,但电视没提到赵东来是副市长,也就是说他是副厅级,和祁同伟只差半级。

(正厅级):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纪委书记、市委组织部部长、市检察长、市法院院长等。

2.市公安局虽然说归市委和省公安厅双重领导,但市公安局的组织人事任免,经费来源及主要行动范围都在市里,省厅只是指导工作。

(副厅级):市公安局、建设局等局局长、各区区委书记、区长、区人大主任、区政协主席等。

3赵东来是一名多年的公安局长,刑侦高手,有能力,有自己的立场和处事的方法,对于上级的指挥,正确的贯彻执行,错误的就抵制。

(正处级,又称副局级正处)区委副书记、副区长、区纪委书记、区委组织部长,区法院院长、区检察长等。

4两个人性格和生活作风不一样。赵东来看不上祁同伟的生活作风,祁同伟为了升迁,娶了比自己大十几岁的梁璐为妻子,又和高小琴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而赵东来虽是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仍然保持洁身自好,这就非常不容易。

作为政府系统的我,这次又有了发言权。哈哈。

5领导的因素。市委书记李达康很厉害。李达康是省委常委兼任京州的市委书记,是副省级实权的级别,对本省的人事讨论有发言权,甚至是祁同伟的去留,都有发言权。和祁同伟的上级——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平级,远大于祁同伟。

如果是现实生活中,程度应该会听光明区区长孙连城的,因为地方的局长实质上是由地方委任,人事权并没有归上级管,上级对地方只属于业务指导工作。所以,你想想一个是管钱管人事的老大,一个只是业务指导老大会听谁的呢?当然有人会说这不是地方,这是区,区和地方小政府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有一定的人事权和管辖权的。

6.赵东来代表的是正义的一方,维护的是人民的利益,正义凛然。而祁同伟则是维护一已私利,用梁璐的话说:“他恨不得把村里的狗都弄到公安厅当警犬…"高下立判。

当然,上面说的是现实生活,在影视剧中我觉得程度会听赵东来的。原因很简单,光明区区长孙连城是一个心怀宇宙的人,他顿悟了,不想要什么业绩,什么功劳,只要不出错就可以,所以这样的人在平场工作中应该是缺乏微信的。但赵东来就不一样了,他在警队的威信可见一斑。

7政治敏锐性,省公安厅的厅长,一般来说会上升为副省长,兼省公安厅厅长。而祁同伟却迟迟没有被提升,再结合汉东的形势,沙瑞金田国富的空降,可以看出一些东西来。

其实,剧中还有一个事可以支持我的观点,那就是李达康和赵东来,赵东来和祁同伟的关系。很明显赵东来不是很买祁同伟的账,只买李达康的账,这是一样的道理的。

从上面可以看出赵东来是一个成熟的公安局局长,能严格按照上级的要求,能查处大案要案,是有能力有担当的好干部。所以其可以不把祁同伟放在眼里。

赵东来,京州市副市长(正厅长级)兼市公安局局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汉东省公安厅副厅长

1.很简单啊。市局局长要升官,谁说了算?肯定不是祁厅长,而是市委书记李达康……那你说他听谁的?

孙连城,京州市光明区区委副书记、区长(副厅长级)

2.中国的公检法系统,实行的是系统垂直和属地双重管理,又因为有了各级政法委的存在,属地一把手对公检法尤其是公安系统的话语权极大……

程度,京州市光明区副区长(正处长级)兼市公安局光明区分局局长、京州市光明区政法委副书记

3.作为上级领导的省厅,对市局肯定有总体统筹和业务指导的权利,甚至对于人事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是相比于市委,这种话语权的含金量要大打折扣……

程度是光明区政府班子成员,要接受区政府工作主持人孙连城对工作的协调,但孙连城命令不了程度,是同级正副职的关系,只不过分工不同。

4.当然,这种都是桌子底下的博弈,平时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市局也不会没来由地去招惹省厅,包括李书记,虽然比祁厅长高一个级别,那也不会有事没事儿就去敲打他,没那个必要。大局观,大家都还是有的。

同时,程度是市公安局“光明区’分局’局长”,是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来的直接下级,赵东来可以命令程度。

5.但是,如果万一发生意见不合、冲突的时候,市局领导的态度也可能会有微妙的变化,原则上,谁官大听谁的!李书记是省委常委,标准副省级,跟他在一个台面上的是同为省委常委的政法委书记…就算是祁厅长解决了副省长,也基本上不可能进常委班子,那还是比李书记低一点的……

你这个问题问的很有水平。

6.但不排除这中间还有很浓厚的个人情感因素。比如市局局长是省厅成长起来的干部,是厅长的铁杆小弟,那也有可能会为了局长扛一扛书记的压力,因为厅长为他安排了后路的……

首先我们明确一点,如果祁同伟和李达康同时给赵东来下达相反的命令,那么赵东来肯定会听李达康的。原因就是李达康直接掌控京州市的财政和人事大权,而省公安厅只对京州公安局只有业务指导等权利。注意这里和行政级别没有关系,假设即使祁同伟兼任副省长,而李达康只是普通地级市一把手没有兼任省委常委,也不会影响赵东来听李达康而不听祁同伟的。地级市这一级别往往是区块大于条线的。

7.当然还有一种更普遍的情况,那就是依法办事、依法办案。

但是我们能不能以此类推程度听会孙连城而不听赵东来的呢?我认为是不行的。

8.那回到人民的名义中,祁厅长啥也没占,跟赵局既没有啥感情;自己办的事儿也不怎么合法、合理;更加上李书记是一百个一万个瞧不上他……那他还指望能对市局发号施令,这完全没可能啊……

地级市会划分很多区和下属的县(县级市),区和县的行政级别虽然一样,但是区高度依附于地级市,而县级市对下属局委办有相对独立财政人事权。

这个问题问的好,应该是很多剧迷比较疑惑的桥段。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仔细调阅了好多资料,在中国行政体制下,政法系统是属于双领导制的,你在剧中应该看到侯亮平(陆毅饰演)受最高检察院委派到汉东省的时候,季昌明就说过我们检察院不但要听最高检察院的领导还要听省委的领导。赵东来是京州市公安局长,也属于政法系统。他也是受双领导管的,不但要听省厅的领导,也要听市委的领导下面让我来为你解答这个似懂非懂的困惑。我觉的理由主要有一下两个。

打个比方,派出所所长会听当地乡镇一把手的还是会听县公安局的?答案当然是听局长的。同样道理,光明分区程度会听赵东来而不听孙连城的。因为地级市是一个相对的整体,而县也是相对的整体

第一,人事;市公安局长是由市政府直接任命的,公安局的工作范围和行政费用 是由市里负责划拨的,省厅对市局长的人选有推荐权但没有决定权。赵东来的升迁掌握在市委书记李达康的手里,和齐同伟基本没有太大关系。(李达康属于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兼任省委常委和祁同伟的直接上司髙育良是同级别的)

除了垂管单位,比如税务,海关,银监局这些,其他就是按级别相应政府组织部提名,常委决定了。副处以上归市里,副厅以上归省里,副省就归中央了。

第二,立场;前省委书记赵立春把持汉东十几年,在赵立春进京之后,汉东没有序列接班,而是空降沙瑞金任省委书记,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中央已经对赵立春失去信任。站队赵立春系统的髙育良祁同伟的汉东帮嗅到了不安的味道。(从祁同伟使用浑身解数想挤入副省进省委常委就可见一斑,这也是试探的一招,试探中央有没有清理他的大算,能进说明自己就安全了)相反的是沙瑞金(空降汉东代表中央的态度)和李达康在环岛27公里自行车赛的一段谈话,旗帜鲜明的反映出李达康安全了。聪明如赵东来为了自己的将来肯定站队李达康这边,排斥髙育良系统的省厅祁同伟。(既然你死到临头了,我还去巴结你干嘛)

公安局相当于其他局本身就强势,公检法这三个单位哪怕跟其他局一个级别,权力上也更大。以前检察院没被监委分的时候,检察长话语权有时候比政府一把还大。我指的是力度。况且检察院和法院一般都高半级。如果常委兼公安局长,那就更厉害了,现在让不让兼不知道了。

以上是个人观点,有不同意见或者更好的建议请在评论区留言,我将认真对待

所以程度作为区公安分局长,按照一般地级市,怎么也是个正科,再进一步,以后决定权可就在市里了。那指定赵东来话语权大。当然现在想进步得靠区里。但是吧,这也得分领导,一般领导吧,对于这种双管单位吧,还是尊重直管领导的意见的,毕竟互相都得依靠,照应。而且一般市局跟分局的联系,比省厅跟市局的联系更紧密。

我是冠军侯,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当然了,升官这个事儿,各有各的道,不是说必须找自己直管领导,怎么找的的都有。而且有些时候吧,同样一个位置的官,不同人当,那感觉也不一样,还得分人。当然也得看领导背后的人,他是谁的人。

题主提问的问题是京州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来为什么不把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放在眼里,在我看来有几下几点。

所以一般要是遇到领导之间不和,下相反的命令,要不就趁早站队,赌个大的。要不就随缘,执行个五成,让双方都有个台阶。当然了,如果平时没什么把柄,为官正直正派,一般领导也不会太为难你,领导想搞点儿小猫腻也得绕着你。

第一,级别问题。

我不同意楼主观点,你可以回去重看一遍。

赵东来省会城市公安局局长,副厅级,二级警监。

1,电视剧里面程度讲过一句话,“李达康已经叫孙连城让我脱下警服”。说明程度的直接任免人事权在孙连城手里,孙连城是区委代书记(接丁义珍位),区委副书记/区长,光明峰总指挥。省会的区委不会是县处级以下,所以光明区公安局不是市局的派出单位,是由区委领导的政府机构。

祁同伟省公安厅厅长,正厅级,一级警监。

2,李达康虽然是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但没有直接任免程度的权利,应由下一级区委政府任命,不能越级,但可以指使孙连城操作,因为李达康是孙连城的顶头上司一把手,孙的前途就直接掌握在李达康手里。

虽然正厅级的祁同伟属于高级干部,理论上对祁同伟有指挥权,但是赵东来作为京州市(副省级城市)市局局长,二级警监,虽然级别上差了一点,但是也有和祁同伟分庭抗礼的能力,因为赵东来属于京州市市委领导的公安干部,而且他是常委,按照正常情况,赵东来还应该兼任京州市副市长,所以在地位上并不逊色祁同伟多少。

3,赵东来公安局长和孙平级也不能直接任免程度,只是业务上领导的上级,就算他是市委常委也只能影响孙连城,但赵东来还要先看李达康的意思。

第二,立场问题

4,程度犯错误的时候还有一句台词,“就算程度要上调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我们也可以直接处理他后让省厅在招聘”,虽然程度有后台,但如果直接处理了省厅也不敢公开招聘的入职,剧中李达康/赵东来/孙连城没有直接处理让他走是不想造成与程度两后台的尴尬,现实中也会放他一马。

众所周知,李达康和高育良这两位汉东省的大佬不和。

扯这么多都没有理清关系。

而李达康和高育良又分别是赵东来和祁同伟的政治资源。

中国体制内的官员,分中(央)管干部和省(市)管干部、县(区)管干部三级。

高育良和祁同伟是师徒关系,祁同伟的岳父前政法委书记梁群峰又是高育良的伯乐,所以高育良是祁同伟的政治资源这一点毋庸置疑。

中管干部,是厅级以上的干部,这一级干部的人事档案在中央组织部,查处也由中纪委查处。

而李达康和赵东来的关系,可以从在市委常委会上,李达康向几位京州市的市委常委筹措大风厂下岗职工4500万安置费的剧情中看出来。

省(市)管干部,副处、正处、不是一把手的副厅级干部。

作为大家长式领导的李达康,在整个京州市都是说一不二的领导者。

县(区)管干部,就是正科以下的干部。

但是赵东来却敢当面反驳,而且在之后两个人的对话中,也可以看出赵东来和李达康关系匪浅。

一个地方的党委一把手,就是这个地方干部的老大。

还有就是在李达康的前妻欧阳菁被侯亮平逮捕之后,李达康把赵东来当成了唯一的倾诉对象,其中更是对赵东来说了一些作为政治强人根本不可能说的心理话,这都可以看出赵东来是李达康的真正心腹。

李达康虽然不是汉东省一把手,但他是省委常委,实权地位在不是常委的副省长之上。汉东省的所有干部都应该怕他的,即便是汉东省的中管干部,也怕李达康的。

鉴于两者身后政治资源水深火热的关系,赵东来也不可能向祁同伟低头。

祁同伟是公安厅长,即便祁同伟晋升为副省长,祁同伟也得听李达康的。因为李达康是省委常委。

第三,野心问题

赵东来和孙连诚,都是处级(副厅)干部,面对本系统和政府两个老板的命令,该听谁的,这种相左的命令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即便存在,这种命令不能执行,一旦执行了,执行人要承担风险的,后果严重。应交由共同上级常委会拍板决定。

从剧情上看,祁同伟的年龄应该和赵东来差不多,都是四十多岁,属于年轻干部,正是向上攀登最好的时间。

两个老板的共同上级有最终决策权。

所以赵东来一定有晋升公安厅长的野心,如果按照一般情况下,赵东来没这个资格,但是偏偏祁同伟这个时候,爆发了一系列的丑闻和严重的违纪现象的线索,而且这些线索还被赵东来掌握了,更可悲的是,祁同伟背后的大后台赵立春即将落马,就连高育良也是风雨飘摇,所以对于赵东来来说,这是他最好的晋升机会!

祁同伟是公安厅长,可以管本系统的赵东来,却无权管政府的孙连城!

综上几点,都是我个人的观点,不喜勿喷,谢谢!

李达康是省委常委兼任的市委书记,不但可以管赵东来、孙连城。作为省委常委,李达康还可管祁同伟。

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那么赵东来和祁同伟两个人的职位地位先做一下普及:祁同伟是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现实生活中就是正厅级的干部,但是他没有入省委常委班子,所以就不是副省长级别的厅长;赵东来是京州市公安局局长,而且京州市是省会城市,一般领导干部都高配,市委书记李达康是汉东省省委常委大佬之一(一般这个位置的市委书记都是副省级或者省部级干部),所以按照这里理论的话那么赵东来就应该是副厅级的干部(一般副省级城市为正厅),所以职位级别上来说赵东来不差祁同伟太多,而且因为京州是省会城市的关系,赵东来在京州的权力比祁同伟大(毕竟是京州是赵东来的地盘,从他敢拦下汉东最高检带蔡成功的车子就可以看出来),所以说祁同伟对赵东来是指导关系而不是管辖关系。还有就是电视剧中,新的省委书记沙瑞金还曾说过,赵东来和沙瑞金在中央党校的同学的关系也是比较暧昧的,换句话说就是赵东来在中央也是有点关系的,而祁同伟是靠老婆上的位,政治资源已经用尽,再网上已经没有依靠的人了。所以说赵东来不把祁同伟放在眼里。

他们的共同上级是李达康!

我国公安等级大概吧这样排列,由高到低。

如果赵东来和孙连城都给程度下不同的命令,从案件办理角度,应听赵东来的,上级公安机关的命令要服从。从组织纪律原则上讲,应听孙连城的,因为程度的人事和组织关系在孙连城这里。

1、部级正职:总警监;

这种事情,现实中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2、部级副职:副总警监;

如果必选一,程度只能听孙连城的。

3、厅(局)级正职:一级警监至二级警监;

业内人士回答这个,应该是比较准确的:城区分局人士任免权,人事,财政权都在市局,地级市下辖的县或者县级市的局长一般都由市局推荐,但任免权在县里面,市局只对县局业务指导,不具体管人事和财政收支。现实情况市局局长一般都是副市长甚至是市委常委,县里面一般也都是副县长,区分局长也一般都是挂的副区长。剧里面程度作为城区分局长,孙连城管不了他的人事,也管不了他的钱,只是象征性的被区政府领导,实际上是属于市局直属的派出机构,程度肯定主要是听赵东来的。这个关系放在一个县里面,就好比问乡镇派出所所长是听县局局长还是听镇长的,同样是听县局局长的,只是象征性参加镇政府一些会议和活动。归根到底原因是市辖区同级政府既管不了分局的财政划拨也管不了人事任免。

4、厅(局)级副职:二级警监至三级警监;

我是娱乐领域创作者,这个问题很有专业性。

5、处(局)级正职:三级警监至二级警督;

我认为程度会听赵东来的。

6、处(局)级副职:一级警督至三级警督;

看过这部电视剧的应该都知道,程度最后之所以脱下警服,就是在市公安局长赵东来那脱下的。那么请问为什么没有在光明区区长孙连城那脱下警服呢?

7、科(局)级正职:一级警督至一级警司;

程度因为犯了错误受到处罚,而同为公安系统的赵东来自然就是他的直接领导人,虽说程度是区里面的,人事档案也应该在区里,但是这并不能和应该首先听说的“混为一谈”。

8、科(局)级副职:二级警督至二级警司;

既然大家喜欢看电视剧,举个例子,《新上海滩》中冯敬尧对许文强不好吗?许文强吃他的喝他的,为什么不为他卖命?这自然和许文强终于国家,终于民族有关。

9、科员(警长)职:三级警督至三级警司;

回到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同为一个系统的赵东来和程度,自然就成了直接的上下级关系。程度的人事档案仅是挂靠在区里,毕竟办公地点在光明区,也是为了方便办公及人事处理而已。

10、办事员(警员)职:一级警司至二级警员。

并不是说孙连城命令不了程度,既然在区里办公,那么区长孙连城自然对程度也有指挥权,程度的正常升迁自然离不开只是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来和区长孙连城同时下达相反的命令,程度应该首先听从赵东来,其次才是孙连城罢了。

赵东来则是京州的公安局长,其实按照职位来说的话祁同伟是赵东来的上级。但是在剧中我们也看到了,赵东来根本就不怕祁同伟。祁同伟根本就制约不了赵东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虽说从机构上来说,一个是省级政府一个是市级政府,而上级对下级有业务上的指导和监督。其实就是赵东来只要还是有什么案件都需要向祁同伟汇报,但是还有一个人事和财政的问题。因为下级的公安局的人事和财政都在市级政府,因此赵东来跟祁同伟之间不过只有监督和执行的关系,但是人员调动和财政经费,赵东来还是听李达康。

不知道大家有什么不同的意见?欢迎前来沟通。

在一个按照剧中说的政治资源,李达康是省常委~祁同伟和李达康可不是一个级别。赵东来是个聪明人,在做事上自己很清楚应该是听谁的安排。

如果赵东来与孙连城向程度在同一事件上下不同的命令,程度通常要听赵东来的。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

赵东来是程度的直接上级,程度的单位是京州市公安局光明区分局,相当于京州市公安局在光明区设置的一个机构,区公安分局局长的人事权主要市公安局长说了算,大家应该都明白人事任免是头等大事,所以程度首先要听赵东来的。

周梅森的剧啊,真的不能不讲背景不讲环境不讲气候不讲政治。里边很多角色你稍微了解点官场就知道根本不是表演出来的那么简单。说实话就是你一琢磨全是内幕。这大概也是不敢重播的原因吧。被周老摆了一道。

如果没有冲突的命令,程度除了要听赵东来的,平时也要听孙连城的,原因有二:

赵东来这个人其实非常不简单。

一是,区里每年是有经费给分局的,而且相当多,不听孙连城的,他可以不给额外经费,也可以少拨款,钱啊,哪个分局局长愿意跟财神爷对着干?局里钱少了很多工作不好开展,福利差了下面的人也会有意见,队伍就不好带;

先从背景说起吧。赵立春在汉东苦心经营几十年,只手摭天十几年。连陈岩石这种老革命都被排挤的无立身之地。当然检察院留了一系。这真算是周老手下留情了。

二是,孙连城虽然不能直接任免程度,但是在有理由的情况下他是可以向上反应换掉程度,理由充分的话程度还是会被调离,如果没有好去处,那程度也会处于很尴尬的位置,何必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没有更大冲突的情况下程度也一定会听孙连城的。

赵立春在位这十几年毫不客气的说。整个汉东真不和赵立春站队的竟然是赵立春的秘书李达康。当然李达康这个人手段高明借赵立春的名,不站赵立春的队,还能干出成绩,赵立春拿他还没办法,赵立春对李达康也是费尽心思要扳倒:安插程度,腐蚀李达康妻子。

还有一个细节,赵东来的级别通常高于孙连城,京州如果是副省级省会城市,赵东来正厅级,孙连城副厅级,除非光明区是国家级开发区,孙连城兼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情况才会是正厅级,开发区高半级。但片子中没有交代光明区的情况,所以孙连城大概率比赵东来要低半级,而且赵东来很可能是市委常委,就算当下不是也很快会是,那在一定程度上赵就有了孙的拿捏大权。

再说赵东来。京州公安局这个位置。既然是赵立春走之前就已经安排的。赵立春没走之前李达康没进常委。李达康连和赵立春交换人事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这个赵东来就不是李达康的人。就是赵立春安排的人。

公安机关属于条块管辖,双重领导。即受其上级主管部门和同级人民政府领导。现实中区公安局长到底听命于谁,取决于很多因素。从理论上而言,区公安分局上级主管部门市局往往只是业务上指导,而区公安分局属于区政府的部门,受区长直接领导。但是这种情况是没有考虑人事和财政的,现实中很多市公安局是掌握这着区公安分局人事和财政的,这也是公安改革的一个体现。一线民警的工资都是由市财政支出的,提拔领导也是由市局提名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以市局领导为主,辅助区政府工作。当然,只有少数部门是这样。大多数还是直接听命于区政府的。《人民的名义》中,程度听命于谁 ,说的实在点还是要看谁能提拔他,谁给他发工资。

可是随着赵立春进京之后,气候变了。没有序列接班,空降沙瑞金!这说明赵立春正在失去信任。赵立春一系从上往下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不知道到会哪一步,或者说会到哪一个级别。沙瑞金来了汉东也是一招无声震虎静观其变。但是一出手就是中纪委背景的侯亮平。这一下整个汉东都疯了。就连李达康也吓坏了。以为要无差别清洗。所以才有了李达康沙瑞金的环岛27公里那一番谈话。沙瑞金一番谈话,算是保了李达康。这时候李达康已经算是亮明旗帜的安全系了。

所以这时候赵东来看出势头。也就亮明旗帜的跟李达康站队了。当然,赵东来也不忘记攀一下高育良的外甥女陆亦可。

而祁同伟此时已经穷途末路而无可奈何。只是他和高育良还在侥幸的认为清洗不到他们这一阶层。祁同伟还在希望通过进常这一请求的回馈来打探中央的态度。

这时候赵东来与祁同伟交恶。就是赵东来与赵立春系划清界限的一种方式。这时候不止是赵东来,各方各面都在撇清和赵立春的关系。所以赵东来跟祁同伟叫板跟官职等等关系都不大。赵立春走之前赵东来也一样是鞍前马后的紧随其后,也因此被陆亦可非常瞧不起。现在亮明旗帜和祁同伟对着干,也不过是树倒猢狲散的一种表现方式而已。

这剧里啊很多人其实不是看到的那样简单分明。那有那么明确的好人坏人。无非就是东风压到了西风。西风压倒了东风。

祁同伟是汉东省公安厅长,赵东来是京州市公安局长,理论上祁同伟是直接上级,可以指挥赵东来,可是为什么指挥不动?赵东来是一名党员干部、公安局长、刑侦高手,有自己的立场和处事的方法,对于上级的指挥,正确的贯彻执行,错误的也要坚持原则。

祁同伟主持召开丁义珍追逃会,作为省公安厅长和抓捕小组组长,是赵东来的上司和组长,出色的表演了安排和掌控能力。赵东来同意以市局同志为主,建议让省检察院派出一个人,加上省公安厅派一个人,兵贵神速立即出发展开抓捕行动。祁同伟当时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本来面目,而且抓捕贪腐分子也是市公安局的职责。

赵东来不听祁同伟指挥以及调查祁同伟的事情。陈清泉嫖娼案中,李达康对他做出了明确指示,李达康是京州市委书记,直接领导决定着他的官帽,而且还是汉东省委常委副省级干部,而祁同伟只是公安厅长业务上的领导和正厅级干部,当然要按照李达康的意图来行事,而且公安机关抓嫖娼维护社会治安是公安局长的职责。赵东来是中央推荐给沙瑞金,侦察陈海案件的刑侦高手,调查真相直指祁同伟。公安厅长祁同伟也要在中央及省委的领导下工作,他被中央及省委授权有权力调查祁同伟。剧中,赵东来没有向沙瑞金汇报的场面,但是他调查祁同伟肯定请示并取得沙瑞金同意支持的。调查黑恶保护伞、扫黑除恶打击刑事犯罪,是陈海案刑事案侦查负责人的职责。那么,他关掉手机躲避祁同伟的指挥,幕后调查祁同伟是合理、合法、正义的。

赵东来也曾向祁同伟要蔡成功,不光不顾新上任的省反贪局长,还有暗示祁同伟省厅插手的人关系重大。祁同伟作了个顺水人情,让市公安局和省反贪局去抢人,双方出现的对峙局面。蔡成功涉嫌大风厂员工股权案,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惊动了省委、市委当然要认真对待大胆较真。

以上看出赵东来是一个成熟的公安局长和官员,不同于侯良平这样的官场愣头青,严格按照上级的要求又圆滑处事,同时有能力查处大案要案,是一个正义有担当的好公安干部。

周梅森的剧啊,真的不能不讲背景不讲环境不讲气候不讲政治。里边很多角色你稍微了解点官场就知道根本不是表演出来的那么简单。说实话就是你一琢磨全是内幕。这大概也是不敢重播的原因吧。被周老摆了一道。

赵东来这个人其实非常不简单。

先从背景说起吧。赵立春在汉东苦心经营几十年,只手摭天十几年。连陈岩石这种老革命都被排挤的无立身之地。当然检察院留了一系。这真算是周老手下留情了。

赵立春在位这十几年毫不客气的说。整个汉东真不和赵立春站队的竟然是赵立春的秘书李达康。当然李达康这个人手段高明借赵立春的名,不站赵立春的队,还能干出成绩,赵立春拿他还没办法,赵立春对李达康也是费尽心思要扳倒:安插程度,腐蚀李达康妻子。

再说赵东来。京州公安局这个位置。既然是赵立春走之前就已经安排的。赵立春没走之前李达康没进常委。李达康连和赵立春交换人事的资格都没有。所以这个赵东来就不是李达康的人。就是赵立春安排的人。

可是随着赵立春进京之后,气候变了。没有序列接班,空降沙瑞金!这说明赵立春正在失去信任。赵立春一系从上往下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不知道到会哪一步,或者说会到哪一个级别。沙瑞金来了汉东也是一招无声震虎静观其变。但是一出手就是中纪委背景的侯亮平。这一下整个汉东都疯了。就连李达康也吓坏了。以为要无差别清洗。所以才有了李达康沙瑞金的环岛27公里那一番谈话。沙瑞金一番谈话,算是保了李达康。这时候李达康已经算是亮明旗帜的安全系了。

所以这时候赵东来看出势头。也就亮明旗帜的跟李达康站队了。当然,赵东来也不忘记攀一下高育良的外甥女陆亦可。

而祁同伟此时已经穷途末路而无可奈何。只是他和高育良还在侥幸的认为清洗不到他们这一阶层。祁同伟还在希望通过进常这一请求的回馈来打探中央的态度。

这时候赵东来与祁同伟交恶。就是赵东来与赵立春系划清界限的一种方式。这时候不止是赵东来,各方各面都在撇清和赵立春的关系。所以赵东来跟祁同伟叫板跟官职等等关系都不大。赵立春走之前赵东来也一样是鞍前马后的紧随其后,也因此被陆亦可非常瞧不起。现在亮明旗帜和祁同伟对着干,也不过是树倒猢狲散的一种表现方式而已。

这剧里啊很多人其实不是看到的那样简单分明。那有那么明确的好人坏人。无非就是东风压到了西风。西风压倒了东风。

人民的名义这部片子在播出后,引来了巨大的反响,可以说是最近几年电视剧的高峰制作,也表达了从上而下反腐倡廉的决心和心声。众所皆知,公安系统是垂直机构。但是尽管如此,祁同伟作为一省的公安厅长(正厅级),手上执掌一省公安力量,却不是省委常委(一般省公安厅长都是省委常委),而赵东来是省会城市京州市公安局局长(副厅级),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却是省委常委。

政治立场

虽然赵东来直隶上级是祁同伟,但李达康也是赵东来的上级,而且权重比更高的是达康书记。李达康与祁同伟已经公开对抗了,赵东来当然啥都不说就直接站达康书记这边。

任职

一个市公安局长的任命过程是:市长提名-市人大通过(市常委会同时通过其党组书记兼职任命)-市委组织部下上任文件,最后上报给省公安厅。 也就是说在一个市公安局的日常工作中,他的官帽子拎在市委书记手中,而公安局的钱袋子又被以市长为代表的市政府管着,省公安厅起的基本上就是一个业务指导与监督作用。 在有市委书记撑腰的情况下市公安局长完全可以和省公安厅长发生口角。况且剧中京州市是副省级城市,而祁同伟又是未兼副省长的正厅级公安厅长。市公安局长在正常工作范围内最重要的就是对市委市政府负责。在政府体系里面,级别真的不代表什么,关键是你要对谁负责。所以,市公安局长有些情况不听省公安厅长,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不是级别高低的问题。

因为祁同伟不是靠真本事爬上去的,而是靠女人和婚姻混到官位的。而且,就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更别说有职业操守的赵东来了。

从赵东来与祁同伟一次次微妙地对决中,赵东来一直碍于祁同伟的职务和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才小心翼翼地掌握着火候和分寸的。他不把祁同伟放在眼里,应该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为了权力不择手段,出卖个人尊严


祁同伟为了权力,啥事都干得出来,就连替上司赵立春哭坟这样的事情,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演得都跟真的一样。


为此,他就顺利谋到了一些利益,但他也因此失去了进常委班子的机会。后来,赵立春调走了,沙瑞金来了。


当新的领导班子在考察干部任用时,李达康就从祁同伟的人品出发,同沙瑞金等干部讨论了这起搞笑的哭坟事件,祁同伟的表演,最终成了一个笑话。



当年,他跟梁璐单膝跪地求婚,本来是一件浪漫的事,可却让他演绎成了一场出卖自尊、换取官位的游戏。


所以,他连自己都瞧不起,待事情成功后,手里有钱有权了,就开启了他报复梁璐的漫漫征程。



就凭这些,直男赵东来能把祁同伟当个人物吗?肯定不会。他耐着性子,不跟祁同伟撕破脸,就算不错了。


祁同伟在学校是一个学霸,但他在官场上却毫无建树。可以说,既便你用了一些小技俩爬上去了,你总得干点实事,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吧。



如果说当年梁璐没有把他害到山沟里去,他按正常分配进了官场,就凭祁同伟这无脑大侠,不是被人利用,就是被污浊拿下。而且,随着社会发展和环境变化,他出局也是早晚的事。


意志不坚定,为了利益而随波逐流的人,往往是能得一时、却得不了一世。而那些向阳而活的人,永远都不会把一个阴暗的人请进他眼里的。


二、为了钱财不惜代价,把所有人都拉下水


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祁同伟呢,贪婪成性,一边用权力换取所谓的爱情和美女,还不惜一切代价去谋取暴力,最后把高育良也送上了绞刑架。



而赵东来同学作为一名爱好读书的警察,说明他在精神上是有所追求的,他哪里看得惯铜臭味如此之重的祁大侠呢。


况且,赵东来的职责就是维护正义和社会秩序的,祁同伟一个江洋大盗,天天跟他唱反调,他哪里受得了这个呀。心想,别让我逮住,否则,分分钟灭了你。



所以,赵东来早就看透了祁同伟不过是一张纸老虎,关键在于他后面靠山太大,不容易撼动。


赵东来也好,季昌明也好,这些人都是政治高手,他们谁都不会把祁同伟放在眼里的,大家只不过都在等待一个时机而已。


如果从两个人的隶属职阶上来说,太复杂,还不容易理解。因此,只能从各个角度来剖析。


另外,祁同伟和高小琴以山水集团为掩护、谋取暴力。事情败露,祁同伟立刻就杀了老同学陈海。



同时,高小琴集团的会计也被他们灭口在海外。高育良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祁同伟拉上了贼船。


在对待感情上,赵东来既幽默又大度。他作为一个有资本追求美色的人,却愿意和一个业务能力和敬业精神都不逊于他的同行成就一段姻缘。



这跟祁同伟同学形成了强烈反差,赵东来不需要用一个女人故作温柔来证明自己男性的强大,在陆亦可面前,他甘愿抛却自己钢铁的一面,去用柔情呵护她。



而且,确认过眼神就知道你是不是同类,从祁同伟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完全不是一种人。


可见,一个人格不健全的人,放在正义的天平上,连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三、为了可怜的虚荣心,纵容亲戚为虎作伥


祁同伟为权力和金钱付出了那么多,可以说,自己的漆盖骨早就磕破了。


俗话说,男人膝下有黄金,可对于祁同伟来说,把权力和金钱握在手里,才是最实在的。


为此,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这还不够,自己做官了,照顾照顾亲朋吧,你看我多有能耐。就像高育良说的,祁同伟就差没有给他村的狗封官了。



常言道,举贤不避亲,你安排一个合适的职务,让他们好好干也行。可他的亲戚朋友们,却仰仗着他的权力,啥违法的事都敢干。


祁同伟呢,不但不去谴责他们的行为,反而为虎作伥,一句话,拿钱搞定。哎呀呀,这得多狂呢。



而赵东来呢,能坐到京州市公安局长的位置上,肯定是靠着扎实的业务能力拼来的,惩治恶势力就是他的职责范围,你祁同伟这不是挑战他的信条及社会规则吗?


所以,祁同伟完完全全就是赵东来眼中一个罪犯而已,只是祁同伟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如果一个人真想活出自我,干成点正事。就像电视剧《天道》(小说《遥远的救世主》)中说的,想干成点事就记住两句话,别把别人不当人,别把自己太当人。



综上,赵东来不把祁同伟放在眼里是铁定的,比如在职场中,一个正直干实事的人,怎会把只会吹牛、捞利益的人放在眼里呢。而三观一致、互相成就的人,才能在彼此眼中闪闪发光。

本文由管家婆马报彩图大全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人民的名义

关键词: 管家婆

最火资讯